<span id='79taq'></span>
    <i id='79taq'><div id='79taq'><ins id='79taq'></ins></div></i>
    <ins id='79taq'></ins>

      <fieldset id='79taq'></fieldset>

    1. <tr id='79taq'><strong id='79taq'></strong><small id='79taq'></small><button id='79taq'></button><li id='79taq'><noscript id='79taq'><big id='79taq'></big><dt id='79taq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79taq'><table id='79taq'><blockquote id='79taq'><tbody id='79taq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79taq'></u><kbd id='79taq'><kbd id='79taq'></kbd></kbd>
    2. <dl id='79taq'></dl>

        <i id='79taq'></i>

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79taq'><em id='79taq'></em><td id='79taq'><div id='79taq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79taq'><big id='79taq'><big id='79taq'></big><legend id='79taq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<code id='79taq'><strong id='79taq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    懸疑故事之案中案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7
            • 来源:福利视频在线4_福利视频在线播放_福利视频在线导航视频在线

              林陰市號稱“火爐”,一到夏季就格外炎熱。陳九和杜威武是從柏縣來林陰市的打工仔,他們租住的出租屋裡沒有空調,一到晚上屋裡就像蒸籠,人根本無法入睡。不得已,兩人便常常去河邊露宿。

              這天晚上,陳九和杜威武抱著草席和枕頭朝河邊走去。路上,陳九看到一個穿著性感的女孩從身邊走過,他禁不住盯著女孩看。女孩很快發現瞭,慍怒地瞪瞭他一眼,快步朝前走去。

              杜威武在旁說道:“我猜那女的是站街女,在招攬客人呢!你不去問問價?”陳九聽後,感到渾身一陣躁熱。接著,他真的追上那女孩,涎著臉說:“小姐,你要多少錢?”

              那女孩嚇瞭一跳,罵道:“臭不要臉的,你把我當成什麼人瞭,滾!”說完,女孩便跑瞭。

              女孩跑的時候,落下一塊粉紅色的手帕。陳九聞見手帕上還留有女孩的餘香,便鬼使神差撿起來,順手把它放進瞭褲兜裡。

              這時,杜威武才從後面“哈哈”笑著走瞭過來。兩人來到河邊,把一排青石板當床,躺瞭下來。兩人海闊天空聊瞭一陣,很快進入瞭夢鄉。

              第二天早上5點,一個中年人來到林陰市公安局報案,說:“我的女兒昨晚失蹤瞭。我叫銀國慶,我女兒叫銀麗。昨天晚上11點鐘左右,她說房裡熱,要出去透透氣,誰知今天凌晨1點多瞭也沒見她回來。我和她媽趕緊出門去找,結果找瞭半夜也沒找到。”

              刑警隊長肖飛得知情況後,立刻帶著警犬,來到瞭銀國慶傢。

              肖飛帶著警犬來到銀麗的臥室,讓警犬嗅瞭嗅銀麗的衣物,接著便出瞭門。

              警犬將肖飛一行人帶到瞭河邊。這時,天已經亮瞭,陳九夾著草席、打著哈欠從河邊走瞭上來。猛然間,隻聽警犬狂吠一聲,一下把陳九撲倒在地,從他褲兜裡咬出一塊粉紅色手帕。

              肖飛見狀,趕緊沖上去抓住陳九,並迅速給他銬上瞭手銬。陳九驚叫道:“你們幹什麼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肖飛從警犬嘴裡取下手帕問銀國慶:“老銀,這是你女兒的東西嗎?”

              銀國慶接過手帕仔細看瞭看,說:“是,是我女兒的手帕!”他抓住陳九說,“快說,你把我女兒怎麼瞭?”

              陳九見狀,趕緊說:“這手帕是一個女孩掉的,我撿起來瞭。”

              肖飛厲聲說道:“你趕緊老實交代,把銀麗藏到哪裡瞭?”

              陳九不解道:“我沒藏她,我藏她幹嗎?”

              肖飛冷笑一聲,說:“你不招是吧!好,等會兒有你的苦頭吃。”

              很快,肖飛把陳九帶回瞭市公安局。肖飛問陳九:“你說手帕是你撿的,誰能證明?”

              陳九急瞭,說:“我的老鄉杜威武能證明,昨天晚上我和他在一起。”

              肖飛命手下小王去向杜威武求證。一個小時後,小王回來報告說,杜威武說,昨天晚上他確實和陳九在河邊睡覺,但沒看到陳九撿到什麼手帕,他不知道手帕的事。

              肖飛嚴肅地說道:“陳九,你還在說謊,我們已經調查過瞭,杜威武根本就沒看到你撿什麼手帕。我再說一遍,如果你再不老實交代,我們照樣可以把你送上法庭。你要知道,刑法規定,隻要你犯瞭事,即使沒有口供,也可以判刑的,而且會判得很重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陳九身子抖瞭一下,痛苦地說:“那我主動交代能不能判輕點?”

              肖飛說:“這要看你的態度瞭。”

              陳九又低頭想瞭想,終於抬起頭,說道:“我、我把她強奸瞭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肖飛問:“那現在銀麗在哪裡?”

              陳九說:“在河邊。”

              肖飛問:“在河邊的什麼地方?”

              “在、在……”陳九閉著眼睛使勁想瞭想,說,“就在林陰大橋的橋洞裡,我把她藏在那裡瞭。”

              肖飛帶上幾個刑警上瞭警車,趕到瞭林陰大橋。在橋洞裡,他們果然發現瞭一個昏睡的女孩。

              肖飛走過去,把她輕輕搖醒,女孩醒來後,眼神有些迷離,她左顧右盼瞭一會兒,接著突然大哭道:“警察同志,你們可來瞭,我、我被壞人強、強奸瞭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肖飛問:“你叫什麼名字?”

              女孩說:“我叫銀麗。”

              肖飛開車把銀麗送到傢裡,銀麗一進門就和母親抱頭大哭。哭瞭一會兒,銀麗進瞭衛生間,一會兒裡面傳出“嘩嘩”的流水聲。

              正在客廳抽煙的肖飛不由一愣,一下子跳瞭起來,跑到衛生間使勁敲門,焦急地喊道:“銀麗,你不能洗,我們還沒取證呢!”

              銀麗似乎沒聽到。她洗完澡,從衛生間走出來時,肖飛責怪道:“你把證據洗沒瞭,會讓我們很被動的,知道嗎?”

              銀麗仍是一臉茫然地看著他。肖飛看她確實什麼都不明白,便不再多說瞭。

              接下來,銀麗便向肖飛詳細述說瞭自己昨天夜裡的遭遇:昨晚11點多鐘,因天氣悶熱,她睡不著,便想到外面走走。她走到瞭河邊後,在河堤上坐下乘涼。突然,一個黑影從後面蒙住她的嘴,說:“不許叫,敢叫我就掐死你。”

              接著,那黑影把她拖到橋洞裡,把她強奸瞭。銀麗突然覺得那個人有些面熟,卻又一時想不起來。黑影發泄完獸欲,就將她打暈瞭。

              肖飛問:“你還記得昨晚對你施暴的那人的相貌特征嗎?”

              銀麗仔細回想瞭一下,突然叫道:“對,是他!昨天晚上我經過河堤時,曾碰到一個色迷迷的男人,肯定是他!”

              肖飛點瞭點頭,說:“我知道瞭,這樣吧!你隨我到局裡去辨認一個人。”

              肖飛將銀麗帶到警局。結果,銀麗從十個人中,認出瞭陳九,她驚恐地叫道:“是他,就是他!”

              肖飛將情況告訴陳九後,陳九“撲通”一聲跪在地上,絕望地叫道:“我認罪,我伏法!”

              接下來的事情就簡單瞭,肖飛繼續對陳九進行審訊,這次他問什麼陳九就答什麼,沒有什麼廢話。審訊完畢,陳九在審訊筆錄上顫抖著簽下瞭自己的名字。接著,陳九被送進瞭看守所。

              最後該是行文報請檢察院批捕陳九瞭,可該案的關鍵性證據卻沒有,那就是對作案人遺留在受害人體內的體液進行檢驗。作案人的體液早就被銀麗清洗幹凈瞭,到哪裡去找?肖飛一時犯瞭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