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span id='mege1'></span>
<i id='mege1'><div id='mege1'><ins id='mege1'></ins></div></i><fieldset id='mege1'></fieldset>

  • <tr id='mege1'><strong id='mege1'></strong><small id='mege1'></small><button id='mege1'></button><li id='mege1'><noscript id='mege1'><big id='mege1'></big><dt id='mege1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mege1'><table id='mege1'><blockquote id='mege1'><tbody id='mege1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mege1'></u><kbd id='mege1'><kbd id='mege1'></kbd></kbd>
    <acronym id='mege1'><em id='mege1'></em><td id='mege1'><div id='mege1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mege1'><big id='mege1'><big id='mege1'></big><legend id='mege1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<ins id='mege1'></ins>

      1. <dl id='mege1'></dl>
        <i id='mege1'></i>

          <code id='mege1'><strong id='mege1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    蔣七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23
            • 来源:福利视频在线4_福利视频在线播放_福利视频在线导航视频在线

            如果床上的這個是蔣七,那麼剛才出去的那個人是誰?

            如果剛才出去的是蔣七,那麼現在床上的這個又是誰?

            做夢瞭,還是見鬼瞭?

            102寢室,緊靠學院南墻,墻外是一塊荒地。

            寢室裡住著三個中文系的學生:蘇聰、蔣七和黃省,他們都是新生,彼此間還不太熟悉。

            這個夜晚,月亮很大,很白,像一個巨大的白眼珠,詭異地望著沉睡的世間。白慘慘的月光絲絲縷縷地透過窗戶爬進寢室,映照得四下裡一片死氣沉沉的灰白,疑是地上霜。

            三頂雪白的蚊帳各自籠罩在鐵床上,方方正正,宛如三口白漆漆的棺材。

            從外面看不到裡面熟睡的人。

            房門上懸掛著一面不小的鏡子,反射著明晃晃的月光。

            這個夜晚,明亮得有些不大正常。

            凌晨三點鐘的時候,睡在門背後那張床上的蘇聰忽然無緣無故地醒瞭。

            才進入這所大學不到一個星期,環境陌生,床也別扭,因此他的覺很淺,動不動就醒。

            就在睜眼的一瞬間,他的心忽悠一下,失重瞭。

            眼前的一幕像恐怖電影。

            一個人,披著灰白的月光,正直挺挺地站在離他不遠的蔣七的床邊,頭探進蚊帳裡,身體則露在外邊,乍看去,活像一具直立著的無頭屍體。

            蘇聰猛地翻身坐起,一把抓住床邊的手電筒,攥住,手心濕漉漉的,顫聲問道:誰?

            那人把頭從蚊帳裡緩緩退出來,轉過臉,望著蘇聰咧嘴一笑,露出一口白森森的牙齒。

            月光的清輝照亮瞭那張臉,蘇聰看清後,緊繃的神經如彈開的皮筋般瞬間松弛下來。

            原來這個人,正是蔣七。

            蘇聰把手裡的電筒一丟,有點不高興:半夜三更的,你這是搞什麼?

            還不太熟,他也不好意思跟人傢發火,隻能稍微表達下心裡的不爽。

            蔣七卻沒說話,直直地同他對視瞭幾秒,忽然拖著腳步一步步地走到門口,緩緩拉開門,慢慢消失在黑洞洞的走廊裡。

            他居然出去瞭!

            蘇聰一怔,但馬上就反應過來,他猜測,這個蔣七同學估計有夢遊癥,喜歡在睡夢裡東遊西逛。這是一種神秘的現象,也是一門神奇的本領,18年來,蘇聰還真沒親眼見識過。

            他急忙跳下床開燈找拖鞋,打算跟出去看看,這時,對角的鐵床吱吱咯咯地響瞭兩聲,隻見黃省伸出圓滾滾的大腦袋,睡眼惺忪地問:出什麼事瞭呀?

            蘇聰抬起頭,正要開口回答,忽然間,臉刷的白瞭。

            他看到蔣七床上的蚊帳動起來,接著,蔣七從蚊帳裡探出頭來,眼神古怪地望著他,臉上的表情既木然,又茫然。

            蘇聰倉皇退後兩步,腿一軟,一屁股坐在床沿上。

            他徹底傻瞭。

            蔣七居然在床上!

            如果床上的這個是蔣七,那麼剛才出去的那個人是誰?

            如果剛才出去的是蔣七,那麼現在床上的這個又是誰?

            做夢瞭,還是見鬼瞭?

            他瞪大眼睛望著蔣七,身上漸漸寒冷起來。

            再不敢睡,蘇聰睜著眼睛熬到天明,簡單洗漱,便獨自一個人到食堂喝粥。

            食堂的人越來越多,亂哄哄的,仿佛一架沸騰的粥鍋。

            蘇聰機械地咬著手裡的饅頭,陷入瞭沉思,昨夜發生的事太古怪瞭,不僅古怪,而且恐怖,簡直像是個臆想出來的故事。

            但,他的的確確看到瞭兩個蔣七。

            他沒敢把看到的情景告訴蔣七,他想象不出蔣七知道之後會作何反應。如果是他自己,肯定會被嚇得魂飛魄散,從此再不敢合眼。

            對於蔣七這個人,蘇聰的定義是古怪。初步接觸這三天裡,他的話很少,總是靜悄悄地坐著,早早地睡,早早地起,上課,吃飯,保持緘默。

            他就像個黑色的盒子,裡面藏匿著某些深邃的秘密。

            他正想著,一個人從他身後悄悄走上來,猛地一拍蘇聰的肩。

            蘇聰一回頭,見是高中時一個班的邊沁。

            邊沁高中時跟蘇聰前後座,倆人關系比鐵還要鋼,不過現在邊沁在北校區的政史系,狼狽為奸的日子一去不返瞭。

            邊沁大大咧咧地往蘇聰對面一坐,兩人侃瞭一會兒,蘇聰就說到瞭昨天半夜裡的怪事。邊沁聽著,臉上的笑容一點一點地消失瞭,他的神情竟嚴肅起來,問蘇聰:老蘇,你沒跟我八瞎吧?

            八瞎是東北話,就是編瞎話的意思。

            蘇聰慍怒地瞪瞭他一眼:我沒事跟你編這個幹嗎?你愛信不信吧。

            邊沁往前湊瞭湊,忽然像有什麼秘密似的壓低聲音說道:老蘇,如果你沒看錯的話,你們寢室這個蔣七我看……”

            話吐瞭一半,他突然打住,不說瞭。

            蘇聰不耐煩瞭:你到底想說什麼呀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