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tr id='e26en'><strong id='e26en'></strong><small id='e26en'></small><button id='e26en'></button><li id='e26en'><noscript id='e26en'><big id='e26en'></big><dt id='e26en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e26en'><table id='e26en'><blockquote id='e26en'><tbody id='e26en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e26en'></u><kbd id='e26en'><kbd id='e26en'></kbd></kbd>

      <code id='e26en'><strong id='e26en'></strong></code>
    1. <dl id='e26en'></dl>

        <ins id='e26en'></ins>

      1. <acronym id='e26en'><em id='e26en'></em><td id='e26en'><div id='e26en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e26en'><big id='e26en'><big id='e26en'></big><legend id='e26en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    <span id='e26en'></span>

          <fieldset id='e26en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<i id='e26en'></i>
          <i id='e26en'><div id='e26en'><ins id='e26en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    都市怪談之靈媒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4
            • 来源:福利视频在线4_福利视频在线播放_福利视频在线导航视频在线

              靈媒,是西方對通靈者的稱呼,在中國,一般稱之為巫師或巫婆,當然瞭,東北民間還有一個更通俗的說法叫跳大神。靈媒這個職業發展瞭兩千多年,經久不衰,即使是在21世紀的今天,繁華的城市中還會有某個角落上演著請神或請鬼上身的把戲。

              我是一個大學生,對於鬼神之事向來隻是當作奇聞異談,供茶餘飯後聊天解悶罷瞭。而奶奶年近古稀,一輩子生活在農村,沒有接受過教育,對於世界的認知來源於村中長輩的口耳相傳。雖說奶奶見識過城市的繁華,瞭解瞭現代科學技術的發達,但她內心深處對鬼神始終抱有一定的敬畏,對神佛是由衷的敬仰。好在奶奶還不是完全封建迷信,所以我與父親也並沒有戳穿一些別人用來忽悠奶奶的江湖把戲。

              一次飯後閑聊,奶奶跟我和父親說她跟爺爺通瞭話。父親一驚,我笑笑道:“奶奶,爺爺都走瞭二十多年瞭,你怎麼跟他說的話呀,難道現在開通瞭底下與上面的通訊服務嗎?”爸爸瞪我一眼,然後看向奶奶,示意她繼續說。

              “要真能給底下打電話就好嘍,我是聽人介紹找瞭城南那邊一位靈巫的,這巫婆可神瞭,她能找到底下的鬼魂,然後請他上來,附著自己的身,雖說隻有十幾分鐘,但能跟底下的人說說話也是好的啊。”聽到這兒,我與父親都笑瞭,原來又是一個江湖騙子,且不說人有沒有靈魂存在,還地底下,這麼說,天上也有神仙嘍。

              “那‘爸’上來以後,說瞭些什麼?”父親顯然被激起瞭興趣。

              “我還是去年找的靈媒,我當時去瞭以後,也怕他是騙子,我就什麼都沒說,就跟她講瞭姓什麼,誒?然後奇怪瞭,她仿佛知道我要找你‘爸’一樣,沒過一會兒,我就看那個靈媒身體一陣抖動,說話聲音開始變得沙啞,然後就看她那眼睛啊,看得讓人瘆得慌。突然她就大叫一聲‘來瞭’,我就聽見你‘爸’說話瞭,他說,‘老伴啊,沒想到還能再跟你說上話,再過幾年,底下就要安排我投胎瞭,我就聽到上面有人喊我,然後我就被拉上來瞭,沒想到還能再見到你啊。’”我在一旁聽得認真,可內心偷笑不止,心想這些騙子也不知道換些說辭,這說法隻能唬唬老年人。

              奶奶又繼續說道:“我剛開始也不信啊,我就沒說話,就一直讓他說,然後你‘爸’就一直說對不住我啊,說他走得早,留下當時我和四個孩子,現在兩個兒子都成傢瞭,兩個女兒也都嫁人瞭,他在底下看得很開心。他講他沒辦法啊,生病要走攔不住啊,他最對不起的就是我,說我一個人不容易,把幾個小傢夥都拉扯大瞭,給他們傢漲瞭臉面添瞭風光。我當時聽他講到這兒,才相信原來這靈媒是真的,你‘爸’可能真的上來一趟瞭。我剛要開口啊,你‘爸’叫我不要講話,說時間短,聽他講就好瞭,然後他就講瞭他兒子現在是多麼能幹孝順,講他女婿是如何人好,講他孫子讀瞭大學,他在底下多麼風光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我越聽越震驚,心想這騙子怎麼知道我傢這麼多事,有些事兒貌似還能對的上號,我看向我爸,他沉默不語,臉上沒有任何表情,或許他也吃驚於現在騙子手段這麼高超,能夠牢牢把握人的心理。

              “最後他跟我講,他想見兒子和孫子啊,可是他知道你們倆不信啊,知道你們倆聽到這個,肯定以為是假的,不願來啊,我就答應他,下次一定把你們倆帶過去,不管你們倆信不信,讓你‘爸’見見你倆瞭他心願啊。”

              我啞然失笑,“奶奶,這點他倒說的是真的,我還真就不信,這些把戲也就出現在電視上,現實生活中怎麼可能有這些鬼神啊。反正我不去,我覺得他是假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去看看吧,看看我們去瞭以後,那靈媒怎麼說。”父親少見的對這些怪力亂神的事兒起瞭興趣。奶奶聽到父親應允瞭,喜出望外,說要挑個好日子再去找那靈媒。

              幾天後,奶奶帶著我和父親還有姑姑一傢驅車來到靈媒這兒。從外面看是普普通通的一戶農傢,進入屋裡面,大堂擺著一張條案,沒有靠墻,就放在中間。條案上有果盤,有香爐,還有一些做法事的用具。條案前擺著一個火盆,火盆旁邊有幾道黃紙。左右兩堵墻上掛著面目猙獰的神仙畫像,估計是鎮宅辟邪用的。從裡屋走出一個老嫗,步履蹣跚,臉上滿是皺紋,但看得出身體還算健朗。

              “來請底下的人?”老嫗先開口說話瞭,聲音低沉略帶點沙啞。

              “老神仙,又麻煩你瞭,請底下的人說說話。”奶奶上前說到。

              隻見老嫗回轉身,燒瞭三炷香插在條案上的香爐裡,然後朝火盆扔進幾道黃紙,待火盆燒起來後,從懷裡掏出幾張黃符,口裡念念有詞,然後將黃符扔進火盆,說:“姓什麼?”

              “周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姓周,好,我這就下去找。”

              我在一旁冷笑不止,隻憑一個姓,在底下那麼多人中找,他怎麼就能保證找得到,裝神弄鬼罷瞭,看我找出破綻揭穿你。

              約莫有三分之一柱香工夫,在我等的不耐時,她突然大喝一聲:“來瞭。”然後她身體一陣抖動,眼睛瞳孔放大,我觀她眼神越來越渾濁,幾秒種後,她停瞭下來,眼神也恢復瞭清明。

              “都來瞭,好啊,你們都來瞭。”隨之而起的是一個低沉但不再沙啞的聲音。老嫗的神情明顯透著激動,跟之前死氣沉沉的樣子判若兩人。

              “我孫子與我兒子都來瞭,還有後面我的外孫,還有女婿。好啊,我走的早,還從沒見過我孫子與外孫,今天總算見到瞭。”老嫗先看瞭看我,而後又朝後看瞭看我表弟。我在一旁很納悶,她是怎麼知道哪個是孫子哪個是外孫的,碰巧猜出的嗎?

              “我對不起你們啊,我走的早,這一走就是二十多年,沒有幫襯你們啊,你媽她一個人把你們弟兄姐妹拉扯大,我心裡難受啊,看到你們如今一個個都成傢立業,我在底下心也安啊。我知道你們都孝順啊,每年清明冬至都要燒許多紙,我也經常聽到你們媽的念叨,叫我在底下好好保佑你們,我都聽著呢。我保佑我孫子考上大學,再過兩年,我也要保佑我外孫考上大學……”我越聽越詫異,覺得不可思議,為什麼這老嫗可以猜的這麼準,難道這也是巧合?

              “不怪你啊,真的不怪你,你生病要走沒辦法,你的幾個女兒兒子不要擔心,都好好的,你的孫子與外孫都要成人瞭,你在底下好好保佑他們平安就行瞭。”奶奶聲音略微顫抖。

              這個嘴上說是我爺爺的老嫗,越說越激動,在我們沒有告知她任何信息的情況下,他能認出我們一行人之間關系,能說出我傢事情十之五六。我原先打算揭穿神棍的騙局,卻在不知不覺間選擇瞭沉默,並內心傾向於相信這是真的。奶奶在一旁偷偷抹瞭眼淚水,姑姑神色悲戚,似是想起瞭往事,父親表情沉重,低頭沉默不語。我識時務的沒有打破這份沉默,從沒見過爺爺,就算這是假的爺爺的聲音,聽一聽也何妨?

              “要走瞭,時間要到瞭,我很激動很高興,我會在底下看著你們……”聲音越來越小,然後就看靈媒又是一陣哆嗦,恢復到瞭先前模樣。我看著她,很難想象若不是真的他人上身,怎麼能夠短時間轉換兩種氣質。

              “好瞭,他剛剛該說的也說瞭吧,我也要歇一歇瞭,你們回去吧。”

              姑姑攙著奶奶戀戀不舍的往外走。我一臉疑惑,雖是不信,但又從內心裡希望這是真的。靈媒,真的能溝通陰陽兩界的靈魂嗎?

              漸漸的我想明白瞭,靈媒真假亦如何,這兩千年來,他們的存在即有他們的道理。不管是不是有靈魂,無論是不是有陰間,活著的人想念已去的人,所以靈媒搭起陰陽兩界的橋梁,給在世之人一個能夠寄托哀思,緬懷已故之人的窗口。

              神仙也好,神棍也罷,靈媒充斥在世間的各個角落,招引陰間的魂魄,治愈陽間的哀傷,願信之人寄哀思,不信之人緬故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