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ins id='m5fe8'></ins>

  2. <tr id='m5fe8'><strong id='m5fe8'></strong><small id='m5fe8'></small><button id='m5fe8'></button><li id='m5fe8'><noscript id='m5fe8'><big id='m5fe8'></big><dt id='m5fe8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m5fe8'><table id='m5fe8'><blockquote id='m5fe8'><tbody id='m5fe8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m5fe8'></u><kbd id='m5fe8'><kbd id='m5fe8'></kbd></kbd>
  3. <i id='m5fe8'></i>
  4. <span id='m5fe8'></span>

      <acronym id='m5fe8'><em id='m5fe8'></em><td id='m5fe8'><div id='m5fe8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m5fe8'><big id='m5fe8'><big id='m5fe8'></big><legend id='m5fe8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1. <i id='m5fe8'><div id='m5fe8'><ins id='m5fe8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<dl id='m5fe8'></dl>
      <fieldset id='m5fe8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<code id='m5fe8'><strong id='m5fe8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  藏骨樓梯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21
          • 来源:福利视频在线4_福利视频在线播放_福利视频在线导航视频在线

          1 詭異美術館

          郝敏敏跟著李莉上樓,聽著李莉的介紹,內心有些忐忑。美術館是三樓層,樓梯全是木結構,二三層之間樓梯有18個臺階,李莉說這18個臺階都是中空的,所以踩上去會有一種奇怪的聲音,而更奇怪的是,傳聞建造者在每個臺階中間都藏瞭一塊骨頭,有人說是人骨,有人說是動物骨頭,但因為美術館常有詭異的事情發生,所有人們都傾向於人骨。天天被踩踏,自然有不甘的怨靈。說著,李莉朝郝敏敏笑笑。

          李莉是這美術館的管理員,二十多歲,這裡隻有朱館長和她兩個人。朱館長是個畫傢,從她的語氣裡聽得出,她崇拜他。朱館長用瞭兩年時間在S市網站上征集具有古典美的女子,想創作幾張仕女圖。這事本來並無吸引力,但館長打出瞭每張5000元的報酬,一時間應征者驅之若騖。兩年來,應征者超過上萬,而郝敏敏是唯一的幸運兒,朱館長對她的外形大加贊賞,隻給她一個人發出瞭邀請函。

          郝敏敏坐瞭十幾個小時的車才來到這個地處偏僻的美術館,而館長卻去市裡開會瞭。好在李莉在,她才沒撲空。美術館建在林木茂密的山坡上,四周幾裡地外才有人傢。

          樓梯咯吱咯吱地作響。郝敏敏抬頭望望高大的樓頂,外面的雕花窗欄,好奇地問美術館是誰建造的,怎麼處處都有一種歐式風格?李莉笑笑說是一個叫倪玉甫的華僑建的,50年代,他帶著妻子回到故鄉,帶回瞭大量的藝術收藏品。他選擇瞭距村莊較遠的山坡建瞭這個美術館,並在這兒安瞭傢。跟隨他們的,還有一個老仆人,據說是一直將倪玉甫看到大的管傢。聽人說倪玉甫在海外是巨富,帶回瞭無數奇珍異寶。本來一傢人過著平靜的生活,但沒多久,文化大革命開始瞭。紅衛兵說他們一傢人是特務,天天被拉去遊街批鬥。1975年的某一天,那對華僑突然有失蹤,仆人也不見蹤影,倪玉甫才幾個月大的女兒凍餓而死,一傢人的悲慘命運至此結束。

          美術館的墻體處處都有斧鑿的痕跡,李莉指著痕跡說這是當年紅衛兵拆樓時留下的,本來要把美術館當作資本主義尾巴割掉,沒想到當眾人扛著工具來,樓裡卻鬧起瞭鬼。兩個領頭的紅衛兵手足舞蹈,大喊大叫,接著,幾個砸過墻的人也說看到瞭鬼怪,慢慢地,人們再不敢進這美術館。一直到文化大革命結束,美術館重新得到修繕,才漸漸恢復。但裡面的藏品都被燒光搶光瞭,隻剩瞭這棟樓。現在的三個展廳,都是朱館長一手籌建的。字畫廳雖然沒有多少精品,但館長卻花費瞭不少心思,而雕塑展廳的根雕,泥雕,陶器等等,都是朱館長從民間藝術傢那裡一件件淘來的。民俗展廳籌建的相對容易些,當地舉行社火、或者慶祝節日演戲時有不少道具,買一些回來擺放就可以瞭。

          李莉介紹完,兩人也到瞭頂樓的房間。她笑著對郝敏敏說:這是客房,朝陽的,推開窗子你可以看到外面的風景。說完,替郝敏敏打開房間,她下樓瞭。

          郝敏敏看到屋子不大,但十分幹凈。她放下背包,轉過身,突然看到床頭櫃上伸出一隻蒼白的手。她嚇得一哆嗦,再仔細看,原來是臺燈的底座,手伸向床頭,胳膊支住臺燈。郝敏敏搖搖頭,這樣的設計未免恐怖。窗簾半掩,郝敏敏拉開窗紗,遠遠地看到樹下站著一個十來歲的女孩,她仰臉盯著窗子,看到她探出頭,轉身就跑。

          墻角有個衣櫃,郝敏敏將自己的衣服掛起來。衣櫃很厚,裡面刷的是黑漆,有幾分怪異。突然,郝敏敏發現衣櫃的裡側有一個洞,她瞇起眼朝那個洞看,一時間,幾乎嚇得魂飛魄散。裡面有一隻眼恐怖地看著她。郝敏敏拍拍胸口,再仔細看,發現那不過是指頂大小的鏡子,她照到的是自己的眼。

          郝敏敏疑惑地盯著鏡子許久,關上衣櫃,坐到床上。這時,她聽李莉在樓下喊她過去吃飯。

          飯菜很簡單,但幹凈清爽。郝敏敏坐下來,越過李莉的頭頂,看到對面的墻上鑲著一個人像,一個穿燕尾服戴金絲邊眼鏡的男人側臉看她。郝敏敏盯著像的眼睛,感覺那雙眼似乎能穿透她的心。

          這就是美術館的創始人,倪玉甫先生。像是後來仿做的,以前的被紅衛兵砸爛瞭,隻剩瞭一雙眼,這眼睛後面嵌著鋼條,除非把墻拆瞭,否則眼睛就弄不掉。

          郝敏敏聽瞭,再看那雙眼睛,越發覺得它不同尋常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