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ins id='2cxwx'></ins>

      <code id='2cxwx'><strong id='2cxwx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<dl id='2cxwx'></dl>

        <acronym id='2cxwx'><em id='2cxwx'></em><td id='2cxwx'><div id='2cxwx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2cxwx'><big id='2cxwx'><big id='2cxwx'></big><legend id='2cxwx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  <fieldset id='2cxwx'></fieldset>
        <i id='2cxwx'></i>
        <i id='2cxwx'><div id='2cxwx'><ins id='2cxwx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<span id='2cxwx'></span>

      1. <tr id='2cxwx'><strong id='2cxwx'></strong><small id='2cxwx'></small><button id='2cxwx'></button><li id='2cxwx'><noscript id='2cxwx'><big id='2cxwx'></big><dt id='2cxwx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2cxwx'><table id='2cxwx'><blockquote id='2cxwx'><tbody id='2cxwx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2cxwx'></u><kbd id='2cxwx'><kbd id='2cxwx'></kbd></kbd>
          1. 恐怖整容室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19
            • 来源:福利视频在线4_福利视频在线播放_福利视频在线导航视频在线

                周娜緩緩摘下墨鏡,那雙漂亮的眼睛佈滿血絲,眼珠子極力向外突起,似要奪眶而出,看上去十分駭人。 
                閉上眼,沉睡,醒來後,你將擁有筆挺精致的鼻子,顧盼流輝的雙眸,以及一次與幸福的背道而馳……
                蘇蘇和周娜是同一所高校的大一新生,天之驕子,如花年歲,唯一讓人遺憾的是容貌欠佳。不,不是醜,隻是沒有那麼眩目而已,屬於那種清秀有餘,靚麗不足。其實自小就是這個模樣,她們早已習慣瞭每天早起時鏡子裡那張平凡的臉。
                可是最近周娜瘋狂地愛上瞭校籃球隊的隊長。隊長高大英俊,身邊早有一眾漂亮女生圍著捧著寵著,哪裡有空暇留心相貌平平的周娜?周娜不知從哪兒打聽來這位籃球隊長喜歡的女生類型是皮膚白皙,長長的頭發,大大的眼睛。周娜鏡前自顧,前兩項勉強合格,隻有這大大的眼睛,是鏡中那雙細小的雙眼無論如何也搭不上邊的。沉默瞭幾天後,她決定整容。蘇蘇原是勸她,可見她意志堅定,更何況如今整容是多麼普遍的社會現象啊,也就由她瞭。
                又過瞭幾天,周娜從網友那兒得知鄰市有一傢頂尖美容院。“可靠嗎?”蘇蘇問。“嗯。”周娜斬釘截鐵。於是兩個人在周五下午趕往落日巷五十二號,想趁著周末把手術完成瞭。
                醫院座落在落日巷的盡頭,是一座五層樓的老式灰色建築。每一層樓都有一道長長的走廊,從樓梯口向左右延伸,每邊各六間房,左右對稱。沿路上來的時候,一樓至三樓都很熱鬧,走道擺著各式雜物,燉著湯的煤爐子,放瞭大大小小鞋子的鞋架子,還有在走道上沖進沖出瘋鬧著的孩子。人聲嘈雜,確實是生活的真實寫照。
                可是—踏上四樓,所有的聲音突然被一刀斬斷,聞不到一絲一毫。兩人像是踏入瞭另一個空間,四周冷冷清清,死氣沉沉。此時天已擦黑,光線漸暗,樓下各傢的燈早已大亮,而四樓每傢每戶都是黑燈瞎火,沒有一絲活氣。
                “周娜,我覺得有點古怪。”被這份死寂逼迫著,蘇蘇下意識地壓低瞭聲音。“噓。”周娜不耐煩地止住瞭蘇蘇的話,徑自向走廊盡處走去。蘇蘇心裡雖然不安,也隻得迅速跟上。
                站在406室門口,周娜沒有絲毫猶豫,直接按瞭門鈴。兩人等瞭片刻,門沒聲沒息地開瞭。“喵”一聲貓叫,劃破瞭整層樓的寧靜。蘇蘇一驚,猛一低頭,卻見一隻黑貓正從門裡探出頭來。綠油油的圓眼,幽幽泛光,不知怎麼就讓蘇蘇想起瞭電影中常見的那些午夜遊魂。
                “歡迎光臨。”一個三十多歲的女人隨後迎瞭出來。白白圓圓的臉,雖然傢常俗氣,卻讓人倍感親切。蘇蘇舒瞭口氣,懸著的一顆心才算踏實下來。那女人含笑招呼:“兩個人嗎?快請進來。”
                “我想整容。”周娜聲音急切。
                “知道。我們這兒都是熟客介紹來的。”那女人一邊讓她們進來,一邊推銷道,“我們這兒是出瞭名的質優價實,行內頂尖兒的。”
                室內佈置得很簡單。靠墻一溜兒淺色軟皮沙發,沙發前一張小小的水晶幾,還放著一杯殘茶,紙杯沿上有一個紅色唇印。
                “那是上一個客人留下的,她剛走。”那女人見蘇蘇的目光停在她沒有塗唇膏的唇上,立刻笑著解釋。那隻黑貓一直跟在那女人腳下,一雙大眼不住在蘇蘇臉上盤旋。
                蘇蘇被那隻黑貓的眼光逼得很不舒服,勉強壓抑著情緒問道:“這兒設備齊不齊全啊,安全嗎?”
                “這兒隻是我們的接待室。我們的手術室在樓上,那兒設備齊全,包你安全。”那女人打量著周娜和蘇蘇的神情,“不瞞你說,有一個當紅的玉女明星,就是來我們這兒整瞭臉型才開始走紅的。她剛剛才走,這次準備隆胸,開始向性感女星轉型。”她見周娜和蘇蘇一副想要追問的樣子,立刻笑瞇瞇地說,“我們需要對客戶的資料保密,所以不能告訴你們她是誰。不過,我可以告訴你們手術十分成功,她很滿意。”
                “我想做個雙眼皮。”周娜急急道。“雙眼皮?”那女人用專業眼光打量瞭一番周娜,“你的眼縫太短,如果你是想讓眼睛大一點的話,我不推薦你縫雙眼皮。”
                “那要怎麼樣?”周娜急問。“我們有一套絕對完美的方案。”女人抿嘴一笑,賣瞭個關於。“可是,我的錢並不太多。”周娜遲疑著。
                “如果你能保證為我們多帶幾個客戶,我們會有相應的折扣。”“那太好瞭。”周娜吐瞭一口長氣。 
                女人轉向蘇蘇:“那麼你先看看電視,隻是個小手術,不用等太久的。”
                那女人給蘇蘇泡瞭杯茉莉花茶,轉身就帶著周娜去瞭後室。蘇蘇坐在沙發上,看瞭會兒電視,又喝瞭幾口茶,心裡總有點不踏實,電視講些什麼一點沒看進去。也許是因為太緊張瞭,蘇蘇隻覺喉頭發幹。—杯茶很快見瞭底,蘇蘇仍覺得口渴,於是站起身來,想要再倒點水。恰在這時,後室傳來淺淺的腳步聲。門簾一掀,戴著那種滑雪的大墨鏡的周娜被那女人送瞭出來。蘇蘇立刻迎瞭過去,扶住周娜急問:“怎麼樣?”
                周娜捏捏她的手,道:“很好。”
                那女人叮囑:“這三天盡量不要見光,不要沾水,讓它恢復。”
                “三天嗎?”蘇蘇確認。
                “對。三天。”女人點點頭,隨即笑道,“三天後,保證男朋友愛死她這雙眼睛。”她不說別的,隻說男友。女為悅己者容,自古如是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