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ins id='k0adq'></ins><dl id='k0adq'></dl>

      <i id='k0adq'></i>
    1. <i id='k0adq'><div id='k0adq'><ins id='k0adq'></ins></div></i><acronym id='k0adq'><em id='k0adq'></em><td id='k0adq'><div id='k0adq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k0adq'><big id='k0adq'><big id='k0adq'></big><legend id='k0adq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<fieldset id='k0adq'></fieldset>

        1. <tr id='k0adq'><strong id='k0adq'></strong><small id='k0adq'></small><button id='k0adq'></button><li id='k0adq'><noscript id='k0adq'><big id='k0adq'></big><dt id='k0adq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k0adq'><table id='k0adq'><blockquote id='k0adq'><tbody id='k0adq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k0adq'></u><kbd id='k0adq'><kbd id='k0adq'></kbd></kbd>
          <span id='k0adq'></span>

          <code id='k0adq'><strong id='k0adq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    紙人(三)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7
            • 来源:福利视频在线4_福利视频在线播放_福利视频在线导航视频在线

              夏夜,一輛奔馳在山間疾駛,濃重的酒氣透過開啟的窗戶飄散到山林間。坐在副駕駛座的男人扭頭對後座的中年男人說:黃局,今晚的菜色您還滿意嗎?

              說話的男人是一傢運輸公司的老板,名叫鄧楊,而被稱為黃局的男人名叫黃赫,是本市交通局的副局長。黃赫半睜著眼睛,懶洋洋地說:一般般,不過那道粵式燒法的穿山甲還不錯。

              鄧楊聽出瞭他話中的重點,趕緊說:城北新開瞭一傢野味館,師傅都是從廣東請來的,不知道黃局有沒有時間,改天一起去嘗嘗味道。

              下周吧……”黃赫的話才說瞭一半,忽然被一個奇怪的叫聲打斷。—”又是一聲傳來,黃赫還未緩過神,就聽見司機驚恐地大喊:有老虎!緊接著一個急剎,車停瞭下來。黃赫的酒勁兒瞬間消散,正奇怪這市郊的小山林怎麼會有老虎,視線穿過前擋風玻璃,他吃驚地看到一隻身形碩大的老虎向他們的車子撲瞭過來。死亡的恐懼瞬間襲來,黃赫眼前一黑,嚇昏瞭過去。

              待黃赫睜開眼睛,發現自己還在車上,司機和鄧楊昏睡在前排,就在他疑惑大傢是如何逃過虎口時,一個熟悉的聲音從車窗外傳來:別想瞭,是我救瞭你們。

              黃赫扭頭一看,居然是自己已過世一年多的父親,片刻的驚嚇過後,他恢復瞭冷靜:爸,你怎麼會在這裡?

              我知道你有難,所以過來救你。黃父說,那隻老虎是前幾日全虎宴你們吃下的老虎的鬼魂,來找你們報仇的。

              想起那虎的兇猛,黃赫心有餘悸:它還會不會來害我?

              你吃瞭那麼多野生動物,就算今天逃過瞭虎口,改天也逃不過其他亡魂的報復。黃父看著兒子煞白的臉,無奈地嘆瞭口氣,這樣吧,我給你一對紙人,有他們在那些亡魂就不敢近你的身,而且他們還可以在你危險的時候保護你,但切記,每個紙人隻能保護你一次。以後好好工作,少花天酒地,為人正直這些臟東西自然就不會找上你瞭。

              說完黃父就消失瞭,一對紙人出現在車裡,黃赫定睛一看,這不正是祭拜亡人用的童男童女嘛,心裡正疑惑這樣兩個紙人要如何保護他時,紙人忽然變成瞭兩個漂亮的年輕男女。

              黃局,我們該回去瞭。童女的語調有些生硬,但聲音還算甜美,黃赫滿意地點瞭點頭。接著童男叫醒瞭前座昏睡的兩人,對於童男童女的出現,司機和鄧楊很疑惑,黃赫解釋說是童男童女救瞭他們。

              車子重新起動,向市區駛去。

              那晚後兩個紙人便每天跟在黃赫身旁,除瞭老婆知道實情,對外黃赫則稱童男童女是他資助的兩個大學生,利用假期跟著他實習,而他也謹遵亡父的教誨,謝絕瞭一切工作外的玩樂邀請,日子過得還算平順。

              一天黃赫上班,剛要走進辦公室便被一個女人叫住:黃局長,救命啊。原來女人的老公是某道路工程的負責人,因為貪污被抓瞭,面對即將到來的極刑,女人想到瞭黃赫。

              你老公的事我幫不瞭,你應該去找律師,看能不能少判幾年。黃赫拒絕瞭,現在腐敗查得緊,這種渾水他可不想。

              聽到他的拒絕,女人激動地叫喊瞭起來:你怎麼可以不幫忙,想當初我老公為瞭坐上工程負責人的位置,沒少給你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你少在這裡胡說八道!黃赫厲聲打斷她的話,我和你老公不熟,就算熟識,也不會包庇他犯下的錯誤!黃赫立即喊來保安,將女人趕走。

              我不會放過你的,你這個見死不救的貪官……”樓道裡傳來女人淒厲的叫喊聲,黃赫面無表情地走進瞭辦公室。

              下班的時間,黃赫和兩個紙人一起走出單位,忽然一陣發動機的轟響傳來,黃赫本能地停住腳步,扭頭尋找聲音的來源,他心驚地看到一輛小車瘋狂地向他沖來,隱約可見駕駛室裡坐著一個女人。

              突如其來的狀況讓黃赫不知所措,就在汽車撞來的一刻,童男突然伸手抱住黃赫,用自己的身體保護著他,兩人一同被車子撞出十幾米,重重摔落到地面。預期中的疼痛沒有襲來,黃赫從地上站起,摸瞭摸身體,沒有出血,更沒有缺胳膊少腿。這時他看見保安將肇事司機從車裡拖出,是早上那個女人。顧不得女人不甘心地叫罵,黃赫趕緊尋找救自己的童男,卻沒有看見他的身影,地上甚至看不到一滴血。

              他不會再出現瞭,我們回傢吧。身旁傳來童女生硬的聲音,扭頭看向她冰冷的雙眼,黃赫心中慶幸,幸好父親將一對紙人送給瞭他,否則今天他就完蛋瞭。

              隨著時間的流逝,黃赫漸漸忘記瞭那日的車禍。周末,鄧楊約黃赫去一傢水庫餐廳談橋梁招標的事。看著餐桌上的各式野味,黃赫眉頭微皺:怎麼能吃野生動物,這些東西都是從哪裡偷獵來的?

              黃局別生氣,我這就讓餐廳換菜。雖然心中詫異他的改變,但鄧楊沒有多想,迅速讓餐廳撤下野味,換上普通的菜。沒瞭野味的飯局少瞭許多滋味,幸好還有美酒助興,讓這頓飯不至於太無聊。

              吃喝完畢,招標的事也談得差不多瞭,看到落地窗外碧綠的水庫,鄧楊忽然提議:天氣這麼熱,我們不如到水庫裡遊泳吧。

              好啊。黃赫的目光忽然接觸到一旁的童女,看到她年輕水嫩的臉龐,心中一陣騷動,童女,你也下水吧。

              我不會遊泳。童女拒絕。

              我可以教你。黃赫一把摟過童女,滿是酒氣的嘴湊到她臉旁,調笑道,不用害羞,大傢都這麼熟瞭,一起玩玩嘛。童女最終抵不住他的要求,換瞭泳衣。

              水裡,黃赫假借教遊泳對童女上下齊動手,而其他人很識趣地往水庫另一頭遊去。酒精的作用下,童女年輕的身體讓黃赫越發忘乎所以,雙手抓住她泳衣的肩帶正欲往下拉,腳上忽然傳來一陣疼痛,打斷瞭他的動作。該死的,什麼鬼東西?黃赫低頭看向水裡,一個黑影從他腳邊晃過,正想伸手去抓,就感覺身體不受控制,整個人往水中沉去,接著便失去瞭意識。

              當黃赫再次睜開眼睛,發現自己已站在水庫岸邊,他看見鄧楊等人正圍著一個躺在地上的男人,隱約可見那男人赤裸著上身。你們在幹什麼?黃赫伸手拍鄧楊的肩膀,卻驚訝地看到自己的手穿過他的身體,撲瞭空。他怎麼瞭?

              你已經死瞭,被一條水蛇的魂魄咬死瞭。身後傳來的聲音讓黃赫猛地回頭,他看到瞭父親痛心的眼神。

              不,你騙我。黃赫根本不相信,激動地叫嚷瞭起來,你說過,有童女在那些動物的魂魄不敢接近我,我不會死的!

              黃父嘆瞭口氣:你忘瞭童女是紙人嗎?在你逼她下水的一刻,她就廢瞭。

              黃赫徹底傻瞭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