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l id='oorf9'></dl>

  1. <tr id='oorf9'><strong id='oorf9'></strong><small id='oorf9'></small><button id='oorf9'></button><li id='oorf9'><noscript id='oorf9'><big id='oorf9'></big><dt id='oorf9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oorf9'><table id='oorf9'><blockquote id='oorf9'><tbody id='oorf9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oorf9'></u><kbd id='oorf9'><kbd id='oorf9'></kbd></kbd>

    1. <acronym id='oorf9'><em id='oorf9'></em><td id='oorf9'><div id='oorf9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oorf9'><big id='oorf9'><big id='oorf9'></big><legend id='oorf9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<i id='oorf9'><div id='oorf9'><ins id='oorf9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<span id='oorf9'></span>
        1. <ins id='oorf9'></ins>

          <code id='oorf9'><strong id='oorf9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  <i id='oorf9'></i>
          <fieldset id='oorf9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樹中靈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14
          • 来源:福利视频在线4_福利视频在线播放_福利视频在线导航视频在线

            伐枝

            吃過晚飯,文潔和徐蕊在外面溜達。文潔發現一旁原本茂密的大樹都被鋸得光禿禿的,說:“哎,這些樹怎麼被被鋸得光禿禿的?”

            徐蕊笑瞭一聲,說:“那麼你知道為什麼樹枝鋸斷的地方要刷上一層塗料嗎?”

            文潔抬起頭,果然看到在每個被鋸斷的地方都刷瞭一層鮮紅的顏料。他搖瞭搖頭,表示不知道。既然都已經把樹枝給鋸斷瞭,還塗上這麼鮮艷的顏色,確實奇怪。

            “萬物皆有靈,這麼做是為瞭遮蓋樹木被砍斷枝幹後流出的血。”

            樹也會流血?文潔被嚇瞭一跳。徐蕊繼續說:“人斷肢會留下一輩子的創傷,樹同樣如此。當你獨自一人的時候,靜靜地聽風吹樹葉的聲音,說不定能聽到夾雜在其中的哭聲。”

            一陣微風吹過,樹葉“嘩嘩”作響,好似在回應徐蕊的話。文潔看著那層鮮紅的顏料,不由地感到有些瘆人,連忙後退瞭幾步。

            徐蕊看到文潔如此緊張,忍不住笑瞭起來:“我騙你的。樹怎麼會跟人一樣呢,是不是被我嚇到瞭?”

            發現是徐蕊使壞,文潔生氣地打瞭她一下。兩個人嬉鬧瞭一會兒,徐蕊的手機響瞭起來。她接通後“嗯”瞭幾聲,便對文潔說:“我現在有事,要先去學生會一趟,你自己回去吧。”

            目送徐蕊遠去,文潔將自己衣服拉緊,看著路邊的一棵棵大樹往寢室走。忽然,文潔發現有一棵樹上面的顏料要比其它的地方更加鮮艷。

            文潔停下來仔細地看瞭一會兒,頓時臉色變得煞白——這棵樹好像真的在流血。正是因為不斷滲出的鮮血,才會顯得如此鮮艷。

            文潔有些害怕,頓時後退兩步。就在這時,一陣陰風吹過,夾雜著一陣低沉的抽泣,好似一個女人在哭。

            與此同時,大樹流血的地方鉆出一條新枝,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開始生長。長到一定長度後,這根“枝條”居然開始左右晃動,“枝頭”四散而開。文潔頓時倒吸一口涼氣:那哪是什麼樹枝,分明是一條伸出來的胳膊,張開的“枝頭”就是手。

            隨後,一個球狀的黑影慢慢地擠瞭出來,那是一顆女人的頭顱。頭顱慢慢地轉過來,血淋淋的臉上一雙血紅的眼睛看著文潔,陰森地笑瞭起來。

            “啊——”文潔轉身就跑。

            文潔跑瞭一段距離後回過頭,發現那個黑影從樹上落瞭下來,趴在地上,好像在看著自己。

            阻攔

            跑到瞭人多的地方,文潔連忙掏出手機給徐蕊打電話。

            文潔哭著將剛剛看到的那一幕講述給徐蕊聽,徐蕊卻不相信:“文潔,不會是我嚇瞭你一次,你就編出來一個‘樹中靈’的故事反過來嚇我吧?”

            “沒有,我真的看到瞭:一個血淋淋的女人從樹中鉆瞭出來!”文潔大聲說。

            “好吧。文潔,你現在在哪兒?我馬上過去找你。”徐蕊語氣一變,說道。

            “我現在在……”文潔環顧四周,就在確定位置剛要開口之時,突然一個黑影竄到瞭她的身邊。

            黑影冷冷地說:“如果我是你,就絕不會把位置告訴她。”

            文潔一驚,冷冷地看著眼前陌生的男子。

            男子趁文潔愣神的工夫,一把搶過文潔的手機掛斷,隨後將手機電池拔出扔掉。在文潔反應過來,氣沖沖地想要奪回手機時,男子開口說:“你不覺得這一切發生得太過於巧合瞭嗎?就是她告訴你這些後發生的一切。”

            “你什麼意思?”文潔警惕地問。

            “我的意思就是,你的這個朋友要害你。如果我沒有猜錯,隻要你報出你的地址,那麼你的朋友肯定會直接帶著‘樹中靈'過來找你。”

            “這不可能!”文潔大叫道。

            “沒有什麼不可能。我是你的學長,我叫黃浩。我知道那裡發生的一切。”男子繼續說,“你應該慶幸打電話的時候恰巧被我聽到,否則你將死無葬身之地。”

            文潔被黃浩三言兩語說得慌瞭陣腳,沉默瞭一會兒,說:“那你現在告訴我,’樹中靈‘究竟是怎麼回事?”

            黃浩嘆瞭一口氣,說:“你覺得如果樹中真有靈的話會是這個模樣嗎?其實準確地說,那是一個死去的人,簡稱為’鬼‘。”

            鬼?文潔想到那個鮮血淋淋的女人,決定聽他說完。

            怨靈封樹

            樹是從土裡面吸收養分成長的,當土中有屍體時,便會腐爛化為養分,和不願離開的鬼魂一並被樹吸收。因為一個個不願離開的鬼魂藏在樹中,當你走在這樣的樹林中時,就會感覺有眼睛在背後盯著你。

            鬼魂跟樹形成一種共生的關系,當樹木被砍伐受到威脅時,便會將裡面的鬼魂放出來。而那些被放出來的鬼魂,便被稱為“樹中靈”。

            文潔眼圈又紅瞭:“可、可是樹不是我砍的。”

            黃浩接著說:“當人死後,屍體被埋在地下還沒有腐爛、鬼魂沒有離開時,樹根便束縛住屍體,直接將其中的鬼魂吸入體內禁錮起來。這樣的’樹中靈‘因為不是按照自己心意做事,更是怨氣十足,見人就殺。”

            黃浩的聲音慢慢地低瞭下來,好像在想些什麼。

            文潔忍不住問:“學長,你為什麼會知道得這麼多?”

            “因為,你看到的那個女鬼,很有可能就是我前幾年被人殺害的女友賈靜。”黃浩臉上露出一絲悲傷。

            幾年前被人害死的女友?文潔的心跳瞭一下。

            “當我的女友消失後,我瘋狂地尋找,卻沒有找到任何蛛絲馬跡。我隻看到她消失前給我發的斷斷續續的信息,而信息的最後一句話是:’你知道為什麼把大樹的樹枝砍斷後要刷上一層顏料嗎?是因為要遮擋樹木留下來的血。‘”黃浩的目光深邃起來,“我懷疑,你的那個朋友就是殺害我女友的兇手。現在,她又盯上瞭你。”

            黃浩的話如同一記炸雷,震得文潔一陣天旋地轉——自己的好朋友居然想害自己。

            “我懷疑就是她在暗中用樹煉怨鬼,然後在一些我們不知道的地方利用這些怨鬼做事,同時不斷尋找下一個人煉制。”